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了北朝鲜战役,并连续发动了五次战役,以将敌人从“ 38号公路”上的鸭绿江赶出。但是敌人不愿意失败并摧毁?故意举行和谈。为了对抗敌人的嚣张气焰并在朝鲜实现和平,中国人民军被指示对中线发动针对敌人的反攻,即中线反攻。这场战役激发了中国志愿军的雄心壮志,在和谈桌上打了敌人,结束了抗美战争和对朝鲜的援助,我是一名训练师中国人民军第68军第2军第609军第2营团,我们的团作为我军有幸参加了这场战斗,几十年过去了,有些战斗仍然很活跃。
1.晋城的反击
晋城反攻是1953年夏季反攻的第三阶段,是对金城以南的朝鲜(南)军四个师保卫的坚固阵地的进攻行动,这是战争中的最后一场战斗抵抗美国的侵略并帮助朝鲜。
203师的工作是攻击由东至西2.5公里,由一个大队守卫的金城直树敌对资本师所捍卫的阵地,该团需要两个大营来纵深防御自己。
第609团是该师的第一级,其任务是突破朝鲜军主师第1团的强大防御阵地,该团位于智木洞和立东等高地上。
直木洞以东是第1营,第2连从中间边缘进攻,第2连从公司右侧200 m选择了两个主要进攻方向,第3连从400的两个主要进攻方向选择了第3连m位于第一公司的左侧。在第3营中,选择了右边的两个点,在左边选择了7个连,在右边选择了8个连,并选择了9个连作为团预备队。第二营为相交部队,该团的侦察行动触及敌方阵线和青川河深处,并从敌方阵地右方进攻。在这场战斗中,师长杨冬亮亲自前往第一营,招募该营的干部和动员士兵,如果任务未能及时完成,将对战斗产生重大影响,导致第二营无法被执行,第607军团无法穿透敌人。
1营长林志和,教练郭金锈,参谋长张锁柱接受任务后,营长张锁柱带公司,火车和班长到现场视察,当他回来时,他被公司包围敌人。团队主要由三组组成,从前,左,右攻击敌人,最后从攻城中冲出并摧毁了敌人的连队,得到了志愿军司令的称赞。第二营的任务是进行干预,回到敌人的战斗,停止敌人的撤退,并与我的主要前??线部队一起消灭敌人。十字路口的路线是由师决定的,因为师和团在这里的防御很长,地形也很容易理解。它是主要敌方师和伪6师的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比较宽。河流和另一条公路,当时第609军团勇敢而充满活力的侦察排接管了主要的侦察任务。该师决定派遣第607军团的侦察小队,由副排长杨育才率领,与我们合作2个营穿插在行动中,该师的侦察部门代替侦察师执行任务,后来以服装和武器接替了韩国伪军,副排长杨玉才成为美军顾问,两名韩国联络官成为伪军。韩国其他侦察兵伪装成一支韩国伪军,护送“顾问”,并渗透到敌人的深处。
2指挥所离营地指挥所的后方不远,是鱼川县的后山,在南部有一片草滩,然后是志木洞山。晋城地区的中部是南朝鲜第二军团的主要防御方向,重要的是将其主要脖子放低。韩国陆军首府的第一个军团,被称为“白虎团”,位于晋城右翼。该军团位于二青洞西南的山谷中,装备有纯美式装备。为了彻底彻底地消灭这只“阻击虎”,您需要与大部队配合进攻,并穿越该师第二营的任务是成立一个渗透部门,该部门位于插入敌人,摧毁敌人的火炮和摧毁敌方白虎的背后团。
这场战斗中的整个炮兵是军队的责任。军队决定前往几个炮兵团。炮兵对地形很乐观,在战斗开始时会战斗,战斗后会发生变化。此战斗适用于第607军团,均未分配。
第2营在攻击发生的前一天进入敌方的掩护,部队于7月13日开始进攻,第2营进入7月12日下午,第2营首领施光芝率领部队在他面前。问该团是否有任何需要解决的问题。他说:没问题,我们必须做这份工作。当他们到达团的指挥所时,天很黑,碰巧是秘密使用的。由于光线,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的大炮被安置在敌人的山根下。当时,师任命第607团第2营团长赵仁虎为第609团副团长,我负责领导赵副团长到第2团,并将其介绍给了施英。
7月13日,敌人向第2营发射了燃烧弹。一枚火弹击中了第6连队的第3班长谭建民。士兵说:“您是班长,就把火扑灭了。”谭建民说,我扑灭大火,敌人认为有人藏匿了目标并暴露了目标,这可能会影响这一任务的完成。我们必须尊重战场的纪律。“他被大火烧死,最后遭到沉重的牺牲和迫害。战争结束后。邱少云的英雄们记得一流的成就。炮兵团已于7月13日晚上8点整装待发。炮兵团中的炮兵开始射击,并将敌军阵地射入火海。20分钟后,部队开始进攻,战斗非常激烈,第1和第3营还没有进攻,这时侦察机从后面驶来,敌人有些紧张,当第1营和第1营公司进攻了阵地,第二和第三公司也进攻了。下定决心敌人撤退到隧道中,部队将木柴扔进敌人的洞中,士兵们拉开并扇出大火,最后将敌人抽烟,袭击了3个营,8个连队,牺牲了训练师1排和2排。排长也受伤了,部队也有些混乱,这时,公司的文件出来了,喊道:公司负责人和教练让三名排长去做。第三排排长出现后,文件传达了公司领导和讲师的命令,要求他坚决完成任务。第三排排长杨如祥在激烈的战斗后雇用了部队并成功完成了任务。当我得知第八公司的公司负责人王积山对自己的受害者感到非常伤心时,王积山在949、2岁的高原上受伤,当医院伤势不好时,他主动出击回到战争。
对白虎队的第二次突袭
在第1营和第3营占领前线位置之后,炮兵向深处进攻敌人。第2营从白洋里地区出发,该团分配了数个排,除工程排外,其余都留在该营中。,炮兵排全部由炮兵连武装,并且车排中的每个步兵连都有一个小队(可以将车推开,将弹药送回原位,并返回伤者),他们随时准备穿越。
当第二营越过时,第一化学进攻队,四连队的锋利刀线(实际上是联络线)负责联系副团长赵和第二营的石营,然后与第五营和营长是教练,炮兵连和第6连是守卫。行军期间发现一支敌方汽车队,车子停在高速公路上,一些士兵仍在河里洗脸,这样,营长就此事讨论了影响敌军汽车队的部队进程的因素被驱逐出境,在那一刻,锋利的小刀对化学攻击小队低声说,以便部队掩盖前两名伪装成韩国军官的联络官,其中一名姓金,另一名姓朴。金官告诉车长开走,但他们没有走,伪装成美军顾问的杨玉才突击级士兵讲英语,他刚刚学过,打败了车长。他们将刺刀对准汽车的机长。当时,军官用姓朴的话说话,接着解释了为什么他应该使用武力。汽车的车长大喊:“走开。”汽车开走后,部队继续前进了一会儿,然后看到一个人向山右奔跑。这时,副指挥官和营进行了讨论,并请化学攻击小组询问情况是否是逃兵,当被问及他是否是朝二庆洞的伪京师的先驱时,他写了一封信给第二军团,说前线很狭窄,并要求第二军团为爬升做准备,而那位先驱战士知道一切。过桥时输入密码。士兵离开。副指挥官兼营长认为加强第二团对我们不利,我们不得不分派任务,以便化学进攻队能够感觉到敌军的进攻,这时化学进攻队的密码可以越过过桥后,他们碰到了敌军团,看见敌人在会议室见面,化学攻击队向机房发射了冲锋枪和手榴弹,敌人大吃一惊,伤亡惨重,营指挥官和副指挥官要求第4连队迅速组成化学进攻小组,我们不得不急着前进。在桥头,敌方守卫守卫着这座桥。第四连队用机枪摧毁了守卫,奔跑的人冲向二青洞,敌军也出来了。第四连队要求化学进攻队迅速撤离。队接过敌人。院子里的军旗被撤回。后来,“打白虎”的故事总结了这场战斗。
3.用小力量打扰敌人
化学进攻队撤出后,部队继续前进,向东西方向的一条街走去,当他们看到敌人从西向东巡逻时,部队立即躲藏起来,让化学进攻队停留在南北交叉点。敌方巡逻结束后,让第4连队密切监视敌方巡逻队,他们向东保卫青石洞。第4连队与敌方巡逻队保持约200米的距离,并继续向青石洞的北山行驶。从青师洞北山封锁敌人,化学进攻队就此返回营。从第5连到夏普刀连,一个战斗编队前进到北亭岭,第6连由守卫和守卫负责撤出随着部队前进而敌人留下的空降兵。
联力将任务交给了公司的副总王永峰,副总王永峰发现有七八名敌人躲在路边并包围了敌人。王永峰首领英勇牺牲。营长指挥官郭树昌批评说:你拉钉子,炸钉子炸毁了副连长,就把它除掉,然后组织了三个组成部分并围起来在三边,留下了一条逃生路线。敌人全部逃跑,拔出六枚钉子,部队没有受害者。4个连队去了青石洞的北山,看到前方的地形,那里有一个大草滩,4个连队远离营和团,没有武器有效地杀死敌人吗?十;公司长途锁金和教练王明珠研究:我们要守卫阵地,要排到草滩躲藏,敌人在进攻中可以反击,经协商研究后决定派出2列火车,因此召集了2列火车的领导人康夫。在解释任务之后,第二排装备了机枪和60枪,它们被隐藏并布置在草滩上。进攻时,首先以连队为单位进攻,最后用轻机枪,60门大炮和手榴弹将所有敌人击退。第二营到达北亭岭后,第五连被安置在营长面前的山丘上当时,公司老板王锡文和教练卢金丽正在研究:我们前面还有一座小山,只是将第7个班次派到前山上。第7个班次的负责人赵密晓接受工作后,公司老板告诉美发师李德铭n连力(Lienli),要在第7个班次时快速前进,将步枪交给文书工作,并用枪手发出信号向山上发射三把火炬,他爬上山并发射三把火炬。当时,一名美军士兵来了,使李德铭不知所措。李德铭看到了美军的大鼻子,咬了美军的鼻子,美军被叮咬“咬伤”了,李德铭转过身来。当他在家中学习理发后,便学会了排空其他人,因此清空了美军士兵。他只杀死了美军士兵并支付了武器费用,而Class 7防御系统则在几天之内抵御了敌人的多次袭击,捍卫立场,没有人员伤亡。
609炮兵连的总司令刘根权被部署了无后坐力的炮兵列车和高射炮,朝着蓝岩洞前进,敌人可以进入该洞,防御力量封锁了敌方坦克。82枚迫击炮(不带座板),以便两名士兵携带两盒火炮弹,以准备防御青石洞的敌方指挥所。
敌人攻击了第4连队,首先达到连队的规模,然后又扩大到了营的规模,这时,隐藏在草滩上的两条线冲向了敌人,步枪,机枪和殴打了60门大炮,手榴弹和炸药桶,敌人增添了一个营,敌人和敌人都奋战不息,第4连队指挥官受伤。指挥所用望远镜向前看,刘指挥官为敌人指挥所准备的两个手榴弹盒都被击中,所有敌人都失去了指挥权,伴随着两排英勇的猛烈进攻,敌人的影响被彻底摧毁了。剩下的敌人逃回,稳定了4个阵地。
第六连营的营长在国防部附近,到了晚上,营长和副连长看到山的右侧有一个手电筒,并要求连长尹德贵派一个小队去调查连队长,称为第七小队。领导黄再宇清理整个小队,他们碰了碰他,看见了四门榴弹炮,没有哨兵,有两个帐篷,他和副小队长分别把半个小队带进了帐篷,寻找并捉住了敌人。共有24名美国士兵被俘,并在军械库中插了旗帜,上面写着三个555个字符。在这场战斗中,付了4枚没有射击的榴弹炮(旗帜现在被保存在博物馆的军队中)。营地中的战前无线电无法使用,敌人的无线电波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的无线电震惊了,我们不得不派遣一名通讯员。营长将通讯小队长杜昆山送到团的指挥所,说:他们将把每家公司的情况通知团总部,请您两个小时返回。营地距离团指挥所15公里,一路走到团指挥所后遇到了司令官,他说:司令官告诉我要两个小时赶回去,向总部报告各公司的主要情况。。在听完他的报告后,团长要求他回去,当他离开团的指挥所并回到营的指挥所时,营长说:是的,我两分钟前回来了。第2营位于直木洞,在2小时40分钟内前进了9公里,沿途进行了11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征服了421.2个高地和400个高地。第2军第608团第2营清除了三南里和丰东里地区的剩余敌人,巩固了第2营的位置,并成功实现了上级的突破和突破敌人深度的任务。战斗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战争结束后,我的609团获得了陆军的“勇敢与坚韧”奖。它成为步兵团的8个经典战斗实例之一,总结了对美朝战争的经验:战争中,第四连被列为头等,第五连被列为一等,第六连和武器连被列为第二等,第二营被列为一等。